阅读新闻

五洲国际:舒氏兄弟债务“潘多拉”

发布日期:2021-11-11 03:41   来源:未知   阅读:

  经历长达两年的停牌与挣扎,五洲国际(01369。 HK)最终没能力挽狂澜,退市成为它最后的归宿。

  上周五(12月4日),五洲国际披露公告,港交所宣布,由2020年12月8日上午9时起,五洲国际的上市地位将根据《上市规则》第6.01A条予以取消。从2013年6月正式登陆港交所,到如今落寞被迫退市,五洲国际仅走过了短暂的七年。

  7年间,五洲国际曾凭借高杠杆模式迅速扩张,成为商业地产领域的角儿,一度风光无两。但成败萧何,这种模式也将以商业地产开发为主的五洲国际引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自2018年7月首先爆出债务危机,到随后宣布停牌,两年时间里,五洲国际一直在通过出售资产等方式展开自救,争取复牌,但如今依旧回天乏术。

  去年6月19日,五洲国际创立人舒策城曾以个人健康为由卸任公司所有职务,将大权交予胞弟舒策丸;而在一年后的2020年7月23日,舒策丸也随之辞去五洲国际董事会主席、执董、行政总裁、公司授权代表等职务。

  也许从那时起,已经预示了五洲国际的最终走向。只不过,从最初风光登陆资本舞台到以退市告终,7年的时间未免有些短暂。而值得一提的是,或是在预料之中,这起公布了五洲国际最后退市时间的公告,并未引起外界的太大关注。

  一堵墙的坍塌,有时候往往就在一瞬间。2018年7月5日,五洲国际一项日期为2013年9月26日有关发行票据的契约协议发生违约,并且该违约事件触及另一项金额为10.02亿元的债券提前到期。

  由此,五洲国际的潘多拉盒子正式打开。随后五洲国际称,集团现正面对持续经营的问题,因无法偿还已到期且须即时偿还的财务负债,并预计有更多财务负债将会即时到期且须偿还。

  2018年8月24日,五洲国际公告,公司存在违反可转股票据、违反公司债券的行为,包括票据未偿还本金、未偿还利息、违约利息共2982万美元,以及公司债券未偿还本金3.8亿元人民币(约合5525万美元)。紧接着9月24日,该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无锡五洲国际装饰城有限公司未能偿还公司债券还本金总额约15亿元。

  此后,五洲国际的债务问题便隔三差五被爆出。同时,由于公司2018年中报延迟刊发,该公司的股份也在当年9月3日起正式暂停买卖。这一停牌就是两年。

  而事实上,在此次停牌前,五洲国际还曾在当年5月因“圈钱”风波导致股价遭断崖式跳水,被迫短暂反复停牌好几次。

  据了解,五洲国际的债务纠纷多来自银行、信托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自然人等主体的逾期债券、借款,以及与施工单位产生的金钱纠纷。根据其延迟至今年早些时候才发布的年报,2018年,该集团当时的计息银行及其他借贷、优先及可换股票据及公司债券总额分别为37亿元及57亿元。

  当中,该公司当时须于一年内偿还的债务达45亿元。而该公司当年的银行结余及现金(包括受限制现金及已抵押存款)仅为5.33亿元,债务压力可见一斑。

  根据年报,2020上半年,五洲国际的计息银行及其他借贷、优先及可换股票据及公司债券总额分别为约31亿元及约60亿元。该等计息银行及其他借贷中,约26亿元须于一年内偿还,约4.63亿元须于二至五年内偿还。公司债券中,约33亿元须于一年内偿还。而其银行结余及现金(包括受限制现金及已抵押存款)仅5.14亿元。

  停牌两年多,五洲国际一直试图通过出售旗下资产以偿还相应债务。于2018年8月20日,五洲国际首先以3.5亿元出售盱眙五洲国际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该笔交易最终以失败告终。

  资产的出售在过去一年更达到高潮。2019年2月,五洲国际旗下子公司沈阳五洲转让所持抚顺中合49.5%股权,作价3400万元;5月,该公司作价4000万元出售无锡惠山区新兴西路第3-0175号房地产予上海棕筑。

  此外,同年5月,五洲国际将无锡惠山区新兴西路3号六龙商业城的113个商业单位转让给上海汇势通投资,价格3560万元;6月,该公司还将六龙商业中心负一楼111个商业单位以1630万元转让给浙江东阳超前装饰。这些项目中,还多以亏损转让。

  进入2020年以来,五洲国际还先后出售投资基金、无锡银河城物业单位等以抵消债务,甚至作为公司债务重组的一部分,旗下附属公司香港五洲还因负债未能继续经营业务,而自愿清盘。

  从该公司的年报项目对比中,或许就能窥见其项目出售的大体情况。2017年,五洲国际的发展项目曾达41个,其中25个商贸物流中心,15个多功能商业综合体以及1个住宅项目。

  但截至2020年上半年,该集团发展项目仅有14个,其中10个商贸物流中心,2个多功能商业综合体以及2个住宅项目,分别位于江苏、浙江、山东、湖北、云南、黑龙江、吉林、重庆、河北及福建。

  曾有业内人士对五洲国际为何会走到如此地步表示,其债务危机主要是因依赖高负债扩张的模式而造成。高杠杆导致五洲国际一直以来面临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一旦融资收紧,资金链便很容易出现问题。而对于开发周期长、资金回收慢的商业地产来说,更是如此。

  作为五洲国际的创立人,舒策城被称为是浙江商人的典型代表,而他凭着几百元白手起家创业,直至引领企业在国内装饰材料市场占据举足轻重位置的故事,至今仍颇具传奇色彩。

  16岁因家境辍学当木匠学徒的舒策城,在20岁时通过自筹资金创办的木制玩具加工小工厂赚得“第一桶金”。随后,极具商业嗅觉的他随即将眼光瞄准了建材生意、商业地产,并先后成功开发出上海嘉定汽配城、无锡新东纺商业步行街等商业项目。

  2004年,五洲国际成立;2006年10月,舒策城在无锡的首个大型专业市场五洲国际装饰城一期开业。项目占地700亩,分四期开发,总投资20多亿元。此后,该公司便开始迅猛的扩张。

  据了解,至2013年2月,五洲国际已有25个项目,包括11个专业批发市场及14个多功能商业综合体,分布在浙江、江苏、山东、湖北、云南和重庆全国六个主要省市。旗下两大类型商业项目中,一为以“五洲国际”命名的专业批发市场;另一个以“五洲国际”和“哥伦布”为品牌发展及运营的多功能商业综合体。

  随着规模在全国范围的扩张,舒策城带着五洲国际在资本行情并不理想的情况下,于2013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正式登陆国际资本舞台。五洲国际也一举成为浙江省首家在港上市的商业地产企业,投资者纷纷看好,一时风光无限。

  在上市之初,五洲国际凭借快速的扩张确实迎来了业绩的强劲增长。据了解,2010-2012年间,该公司收入、毛利及净利润的复合年增长率分别达到60.4%、75.5%及56.7%。并在2012年录得22.5亿元的收入、12亿元毛利及7亿元净利润。

  然而,这样的增长并没有维持过久。特别在上市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该公司的营收虽仍保持增长,但盈利能力已经急速下滑。2013-2014年,该公司归母利润分别实现10.2亿元、2.53亿元,到2015年,该数据则直接变为亏损4.82亿元。

  根据年报,随后的2016-2019年四年里,五洲国际仅在2016年实现1.01亿元的归母净利润,其余三年均处于亏损状态。当中2017、2018、2019年分别亏损5.18亿元、42.16亿元以及27.66亿元。

  盈利能力下降,五洲国际的负债却水涨船高。上市后,其总负债从2013年的114.37亿元上升至2017年的210.59亿元,净负债比率从2013年的60%上升至247.5%。至今年上半年,该公司负债比率则高达131.2%。

  五洲国际股份自2018年9月3日起暂停买卖,根据港交所上市新规,“连续停牌18个月的公司可对其进行摘牌” 。也就是说,2020年3月2日是其最后的停牌届满期限。

  今年3月13日,因五洲国际未能于2020年3月2日或之前履行港交所订下的所有复牌指引而复牌,港交所决定取消该公司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五洲国际随后于3月24日向港交所上市覆核委员会申请覆核上市委员会的决定,根据有关上市规则向上市(复核)委员会提交请求,要求复核除牌决定。

  根据港交所12月4日最新通告,上市覆核委员会于2020年11月25日决定维持上市委员会取消该公司上市地位的决定。按此,联交所将于2020年12月8日上午9时起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

  在资本的舞台短暂走了一遭,五洲国际最终难逃退市的命运。而在此之前,舒氏兄弟早已撒手五洲国际相关职务。也许在那时起,事情早已有了定向。

  以上内容与证券之星立场无关。证券之星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证券之星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如对该内容存在异议,或发现违法及不良信息,请发送邮件至,我们将安排核实处理。